Among great draft gaffes, Dallas had 3 chances to grab Joe D



不確定的科學 Inexact Science


by Mark Champion

Friday, November 30, 2007 





選秀本身就是一種充滿不確定的賭注。最好玩的事情,往往都是幾年後再回頭看看選項結果,然後大家都會搖著頭說:「這些傢伙頭殼是裝大便還是眼睛被蚵仔抹到了?」


最經典的就是大家已經討論到爛的1984年,波特蘭跳過Jordan而選了Sam Bowie的案例。好吧,雖然花了九年,但是美夢還是帶給火箭兩座總冠軍,所以也很難說休士頓在第一順位挑中美夢也是愚蠢的事情。不過話說回來,喬神只花了七年就是了。至少比起Bowei,美夢還不算是個太糟的決定。


至於1995年選秀會,對於活塞來說是個相當有趣的事情,因為前四順位的球員通通在活塞待過,其中兩位現在還正在奮戰當中。


金州勇士在第一順位挑選了(譯註:馬里蘭大學)的Joe Smith,他在2000-01球季待過底特律;第二順位的洛杉磯快艇則是選走了(譯註:阿拉巴馬大學)Antonio McDyess,(隨即跟金塊達成交易);第三順位的七六人挑走了當年的飛人Jerry Stackhouse,曾經在五年的活塞生涯當中成為了全明星球員;至於第四順位嘛,溪蛙(
Rasheed Wallace)在被換到波特蘭之前,則是在擁有C-Webb和Juwan Howard的華盛頓子彈窩了一年。


那當年的活塞選中了誰呢?答案是新鍋神Theo Ratliff,後來他也讓我們換到了Corliss Williamson和Bob Sura,而Sura後來又間接讓我們在2004年得到了溪蛙。


其實活塞一直都傾向於挑選在地球員。名人堂成員Dave DeBusschere,就是從底特律的奧斯丁高中(Detroit Austin High.)升到底特律大學(University of Detroit),接著在1962年由活塞選入的。至於1965年的Bill Buntin(來自於密西根大學)和1979年的Greg Kelser (來自於密西根州立大學)和Phil Hubbard (來自於密西根大學)都是,而Kelser還是當年與魔術強森一起拿下NCAA冠軍的後場搭檔。


1987年,活塞在第六輪挑種了密西根大學的Antoine Joubert,2000年又以第14順位挑中了出身於當年NCAA冠軍,密西根州大的Mateen Cleaves。


其實Cleaves是杜老爺於當年六月上任活塞總裁後挑選的第一個選秀。不過杜老爺的選秀順位也是一件值得一提的趣事。當年紐約尼克選走了狀元Patrick Ewing之後,接著的16支球隊都與杜老爺擦身而過。


當年Jack McCloskey則是暗自高興,因為從快艇,超音速,老鷹,國王,勇士,小牛,騎士,太陽,公牛,巫師,爵士,馬刺,一直到金塊,通通都沒有發現杜老爺。不過爵士後來得到了郵差,我們就姑且放過他們吧。


最有趣的是,小牛當年總共有三次機會得到杜老爺。不過猜猜看他們挑了誰?Detlef Schrempf,Bill Wennington,以及Uwe Blab。


(譯註:好吧,至少我有聽過Detlef Schrempf...)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cNice 的頭像
McNice

McNice

McN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