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場比賽從第二節中半段開始看,不過一開始映入眼簾的,確實跟前兩戰輸球的情景大同小異,而比分的走勢也大致是如此,只是幸好結果不一樣了。


有許多東西其實都是貫徹全場的,也就是說,我們用一種方式被打爆,然後用一種方式扳回來;下一節又是同一種方式被打爆,我們再用同一種方式凹回分數。因此這篇文章就直接來談比賽的演進,而不特地分節解說了。


關鍵在哪?目前活塞的問題就是擺在那裡,我另外一篇關於如何打敗活塞的文章會有詳細解說,這裡只提幾個簡單重點,缺乏單打能力,籃板與禁區攻擊二擇一,補防與輪轉防守粗糙,檔拆防守配合不純熟。這幾句話其實就是這幾場敗仗的最佳寫照。


開始看比賽吧。


不愧傳統跳投大隊的名號,一開始過份著重於外線攻勢,但命中率不高,進而使國王能夠肆無忌憚的對低位進行包夾甚至全部塞到禁區搶籃板,以致於外線投不進又沒有籃板支援,同時補給部隊(Ben, Dice, Campell, Dale Davis, Theo)也持續在弱化,火砲一旦找不到準星,往往比分就此被拉開。


以往活塞會怎麼應付這樣的情況?04年時因為這樣所以我們找來Sheed,一個能夠自行單打得分的好手。而在Sheed轉職進入補給部隊的今年呢?


 


That's what we need from AI.


關於Sheed和AI的部分請參閱其他文章,在此就只談比賽的情形。


先來談談防守。


 


國王的兩個後衛(Beno Udrih和John Salmons)相當有切入的慾望,自身的攻擊力也和把握性都不差,同時也不會有過於勉強的投籃。一旦和長人打起檔拆,目前外圍防線的核心轉換還未完成的活塞,對於兩個經驗豐富的後衛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雪上加霜的是,國王年輕長人身材不厚實但活動力相當好,眼中就只有籃板和跟進的爛仗。陣容一字排開都是年輕的肉體啊(謎)…因為Brad Miller是少數在外線能夠有效牽制Sheed的中鋒,因此剩下的那個人,無論是Amir還是Maxy,一向以敏捷和拼勁與對手周旋的兩個小鬼,今天碰上其他小鬼(Mikki Moore、Spencer Hawes、Jason Thompson,好吧Mikki不算是小鬼了),人海戰術的結果就是大家比爛仗。,很明顯的咱們光漢草就比不過人家,因此頻頻被籃下進攻籃板補籃,被拖車跟進,被小短傳給底線野獸灌籃…


我一度懷疑這是活塞隊的禁區防守嗎?


 


接下來就是頻頻切入取分與籃板失守的後遺症,每個人都想要退入禁區幫忙卡位搶籃板,不過此時加上個更有經驗的B-Jax,三個人就在外圍發砲了。看見活塞球員都擠到禁區,此時他們三人的突破就不會切的太深,多以中距離或是傳導給外圍的空檔射手作結。應變不及的活塞在這點吃虧相當大。更何況就算不進還有籃板,搶不到籃板撥出來也是國王的球權。我對國王不是很瞭解,不過這確實是這時候的活塞最大痛處。


 


同時在第四節活塞也嘗試著使用全場壓迫,藉由利用AI的速度與對傳球的判斷來試著達到切斷對方攻擊節奏的效果。不過Brad Miller和Beno Udrih的優秀全場視野確實使得活塞的全場壓迫防守一敗塗地,用沒幾次就趕緊收起來了。問題同樣在於第二線的支援鋒衛球員對於壓迫防守的經驗不足(或是要說練習不夠也行),造成經常長傳到籃下以後變成以多打少的場面。





國王的禁區對活塞最有威脅的時候,就是Theus將Brad Miller調上場的時候了。長人能投外線和策應,後場強勢突破(Beno Udrih/鮪魚)的循環,搭配上活動力強並且跟進意識良好的的鋒線(Mikki/Hawes/Thompson),完全符合了「如何打敗活塞」的各種條件。這樣的陣容一直到比賽結束,活塞除了靠經驗硬是把Brad Miller和幾個小將打毛之外,可以說是毫無辦法。





當第三節活塞的先發陣容回到場上時,國王就想要用後衛的身材優勢來做單打(不知道一開場是否已經有使用過這樣的戰術呢?)想要來拉開原本領先到達十五分卻在半場被追平的比數。於是我們看見鮪魚在低位想單打AI,一次成功的投進而另一次吸引包夾後外傳Beno Udrih投進外線。另一邊Rip是要替隊友出頭嗎?同樣想要低位單打鮪魚,不過因為對方的鋒線活動力強,包夾來得相當快,於是Rip這次的攻擊無效。





活塞的防守問題依然讓我們持續失分,經常被overload影響而失去了防守的平衡,好像弱邊外線和禁區底線被偷襲上癮了一樣。可惜目前活塞只能靠著比賽來讓老將之間協防與換防的默契更加純熟,同時增加年輕小將的防守經驗。雖然緊急止血的方法不是沒有,不過目前幾場比賽看下來MC應該不會不知道,不過不是沒有膽子使用就是根本不打算用了。


接下來談談進攻吧。


由於國王的後場優缺點相當明顯,對於這樣的劣勢Theus選擇採用鋒線的協防與包夾,將自己年輕鋒線的體能和速度在攻防兩端都做出最有效的利用。當活塞同樣想利用單打對方後衛得分的策略失敗之後,趁對方防守陣形縮小的同時在外線猛攻。不過活塞的外線最近狀況如何實在用不著再提醒大家,也因此讓國王的防線更放心的全擠到禁區去,直接造成了切入取分的困難與籃板的失守。


外線不準,連帶會提升低位單打和切入取分的難度攻勢。不過放眼望去,我們只有三個球員具有切入攻擊籃框的本事,身高最高的今天沒有登錄,最矮的對檔拆防守很差,次矮的現在打起來還是綁手綁腳,很多合理的攻擊機會反而都錯過了。所以活塞的進攻一直當機到第三節外線逐漸回穩的時刻。


最後的第四節我們獨立來看看。


第四節的陣容:

活塞 - Kwame Brown,Tayshaun Prince,Richard Hamilton,Will Bynum,Allen Iverson。

國王 - Mikki Moore,Spancer Hawes,Bobby Jackson,John Salmons,另一個前鋒忘了。


MC的臨場反應相當慢,不過這也是需要經驗的累積,所以活塞球迷們勢必還得需要忍受一下像這樣「被打爆到到將近三十分教練團才開始動作」的場景相當長一段時間,各位保重。


我不是MC,不清楚他更換陣容的理由和動機是什麼,也不知道究竟就是誰提醒他,還是他上廁所上到一半突然想到的,總之就結果來說他終於想到了。我們的陣容目前並沒有跟別人拼骯髒活打爛仗的本錢,最能獨立把球搞進的竟然是隊上第二矮的球員(而且他的實際身高很可能只比最矮的多個那麼幾公釐而已)。於是乎,三衛陣容終於又搬上檯面,而這也是目前MC最後的壓箱底,再沒效可能就得棄械投降。


如此的小後衛陣容實行籃下的強勢突破。由Tay在高位策應強弱邊,再利用AI繞出45度角三分線外接球,利用自身的投傳切三威脅做攻擊起始點。Tay傳開以後到弱邊外線沉底埋伏,同時負責在AI被包夾時轉手壓入禁區:;而Rip上場時則是和AI分別從底線繞雙檔出來,當AI無法擺脫防守者時就轉變成沉底或上中接球,由Rip擔任這次攻擊的終結。Will Bynum就是如同古早時期的Mike James,抓準時機快攻,同時也利用自己的突破做偷襲,和AI的單打交替使用。


 


這樣三衛的效果在這場比賽當中一直都很不錯。如同國王可以用年輕長人打人海戰術一樣,我們也用年輕小矮個們把NBA當作跑百米。這是一個對目前活塞窘困禁區最直接而相當有效(不過並不是最有效)的解套方法,原因和細節請參考三衛戰術的解析。


國王也不是傻子,人家教練團也不是擺設用的,更何況小陣容也不是只有活塞在用,因此鮪魚馬上開始籃下要位單打。不過顯然活塞也是有經過一番努力研究過,馬上以AI的一次包抄和Sheed的一次斷球而造成國王兩次內傳的失誤,同時打出一次成功的快速反擊和一次硬打而造成的對手犯規,之後國王顯然是知道自己後衛壓球進入禁區的能力和球員低位單打能力的不足,於是停止了這樣的針對性攻擊,暫停過後開始重新部屬切傳的陣容。


活塞 - Rasheed Wallace,,Tayshaun Prince,Richard Hamilton,Allen Iverson,Will Bynum。

國王 - Brad Miller,Spencer Hawes,Jason Thompson,Bobby Jackson,Beno Udrih。


 


打了三節相當有效的致勝模式,對上同樣的隊伍但不同陣容的時候,效果很可能就完全不同。之前活塞由於過於壓縮防線在禁區,加上換防太慢與補防不及,所以完全拿國王的切傳沒輒。不過現在的陣容沒有籃板,沒有身高,但最好的就是速度。於是換防雖然沒有改善,但取而代之的是更多的包夾,強弱邊的補防更迅速,國王也沒能利用體型優勢打入底線這個缺口,反而持續往擁擠的中線突進,因此活塞得到不少抄截的機會,國王自己也出現了許多手忙腳亂甚至失誤的情形。


 


Beno Udrih雖然經驗足以穩住國王陣腳,不過Kevin Marten缺陣的國王,也是明顯缺乏一把突破敵陣的利器,活塞打出具有速度能拉開進攻面同時又能顧及擴大防守區域的三衛陣容時,就算身材具有優勢但經驗明顯不足的國王小將們確實是吃了大虧,而這場比賽也在此分出了勝負。


 


Kwame Brown在第四節初有上場為小球陣容暖身,之前也有幾分鐘的時間,不過整體來看對於國王的年輕陣容,Kwame的肉體(羞)和經驗還是能夠提供一定的防禦程度,目前看來已經有逐漸融合的趨勢,不過今天有鏡頭帶到他和Sheed在「討論」面對場上情況的鏡頭,我不願意對此做過多聯想,至少打起來不錯就好了。


Walter Herrmann今天完全沒上場(Sharpe&Acker:我們也是啊!),不過這樣也是正確的判斷,畢竟對方沒有Kapoon!這種可以讓Walter欺負的肉墊,而是長得高跑得不慢又有力的Spancer Hawes和Jason Thompson,雖然考量到外圍熄火的因素也許可以試著放Walter Herrmann上來,不過籃板肯定搶不贏,打爛仗又打不過年輕人,我想也不能說MC的調度有問題,更何況從結果論的角度來看,他講什麼都是正確的。


 


Amir今天完全是來繳學費的,不只是Brad Miller老師,連Spancer Hawes助教和Mikki Moore教授開的課他都上得津津有味……


對了,我有沒有忘了提就是因為下半場活塞復甦的外線和AI持續的切入攻擊,拉開防守圈以後Will Bynum才能切入像喝水一樣的越打越順呢?


 


AI, you are not here to be Chauncey.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cNice 的頭像
McNice

McNice

McN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