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塞過關了。大家都在感謝76人,我的想法是:面對這樣的活塞,76人應該勝出的。與其拿出這樣的表現然後被綠衫軍打爆,不如早點給年輕有為的小傢伙們點希望,再不然,讓老鷹出線吧,JJ這樣的表現,我只有一句感想:JJ是我們的王!


那活塞咧?活塞的王在哪?


論箝制活塞,最直接的方法早在2005就被馬刺發現並得到了一座總冠軍來驗證,不過現在這個方法似乎也沒有它存在的必要性。


怎麼說?活塞的先發裏並沒有人無可替代,不過即使可以替代而代價相當高的就是槍蜥溪蛙兩個(這叫頂針法吧)。咱們先從槍蜥這點開始說起。


2005年的總冠軍賽,Pop召喚出老包來對付槍蜥。有位朋友說的好,04年湖人拿出Kobe來換,若是老郵差健在,似乎還是可行之計,不過這也等於廢了當年湖人半璧以上的進攻火力。05年馬刺拿老包來換,進攻上馬刺了什麼?對於當年之未熟馬刺雙衛來講,底線三分球雖然重要,不過馬刺拿個能投底線三分球的傢伙,換取活塞半場攻勢的發動機,這筆賭注怎麼看都划算。


話說回來,當年的活塞也如同今日老鷹,先輸兩場之後逆流而上。即使主客內容不同,但確實也是離冠軍相當接近。如此牽制槍蜥固然可以取得勝利的契機,但活塞既然可以反撲到3-2領先,就表示咱們確實有相對應的工作。


制衡這套『槍蜥零分戰術』的作法有兩個相當簡單而直接的關鍵,利用兩個能夠分球的轉運點來彌補大起動機的短路。一般說來若是控球後衛出了問題,另一個名為後衛的傢伙就要提供支援,看看Rip的助攻數字似乎也是如此。不過在當初活塞的先發體系裡面,唯二極致功能性,也就是頂級苦力的球員就是班蛙和Rip,這兩個傢伙雖然會的不多,但偏偏會的事情也是其他隊友很難(Ben)甚至無法支援(Rip)的事情。


於是活塞從高位開始讓Prince拿球,把閱讀防守陣勢和Call Play的工作接下來;而低位則讓溪蛙拿球,直接打掉或塞給攻擊型態的槍蜥都隨他決定。第一套方法由於後來槍蜥的續約事件影響,因此一直演練下來直到現在,Prince也很習慣於這樣的角色,他和槍蜥兩人也都能共同擔起決定半場攻勢走向的角色。這也是為什麼這套戰術現在使用威力會不如當年的原因之一。


那溪蛙的部份呢?這個傢伙真的太有趣了,因為開頭已經說了先從槍蜥的部份講起,溪蛙嘛有續篇的話就有,沒有的話就沒啦。反正這傢伙的不可替代性也不在這個地方。


附帶一提,這套戰術現在真要拿出來還是會成功,前提是除了要有經驗老道不會把犯規賠光的傢伙跟槍蜥聊天以外,還要有人的威脅性大到需要Prince來旁邊喝茶才行。


放眼望去,騎士嘛可以排除(Prince守到LeBron的機率不是相當大,或是說我認為最好的策略是用Rip),賽爾提克有鎖有殺手不過現在大家都不敢保證;湖人嘛這個超級大鎖與超級殺手都是同個人,不過整體攻擊例倒也沒必要走偏途,爵士和黃蜂鎖不但不夠大殺手也不夠威,馬刺雖然重施故計也未嘗不可,但Pop不太會炒冷飯。


上面一段其實是廢話。活塞既然有防備了還拿這招出來?有能力拿的自然有更好的方式打敗活塞。


簡單來說,爵士打他們自己的一套對誰都有可能贏,黃蜂無論打什麼活塞都沒差,湖人塞爾提克就算不打這個活塞也沒皮條,馬刺是命中剋活塞所以對上了自動旁邊下樓梯左轉領總冠軍謝謝。




【備註】


活塞這套體系大家一直歸功於老布朗,不過其實真正的黑手,呃推手,實在該歸功給小卡(Rick Carlisle)。雖然讓活塞數度止步於分區冠軍的也是他,不過該給的credit還是得給,畢竟分區冠軍也是他的極限,而他把活塞成功帶到他的極限並維持在這,薪資結構漂亮而且戰力完整,要講他沒有功勞實在也多少對不起自己的良心。


老布朗的貢獻在哪?除了好命溪蛙來降之外,他成功的發掘班蛙的多功能性,在隱藏爆炸頭弱點的同時又能放大其優點並且成為正攻與偷襲的武器之一。要是班蛙有足夠的低位腳步,他的傳球能力會更被大家所熟知,而這點也有機會在他的防守隨著年齡退化之後,成為其賴以生存的戰力。可惜不是叫布朗的就看的懂班蛙使用說明書,就算是徒弟也一樣,所以在騎士大概就是成為單一功能性球員,然後再度於第四節追分時期在板凳上揮毛巾吧。


有誰看過在追分時期老布朗會把班蛙晾在板凳上呢?食物不好吃,錯不在食材,而在料理的廚師啊。


至於老布朗的臨場應變與調度能力,不在本篇討論範圍。等級差太多的東西我們不比較。


創作者介紹

McNice

McN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